玄鸠不做人了

玄鸠不做人了,头像是水吉画的
喜欢各种cp,多个墙头都有
也喜欢你们!
一边上大学一边打工着。
产粮是靠爱发电。
主欧美游戏类,目前喜欢的东西从只有二次向三次扩展中
热爱摇滚【摇滚不死!】

图文不是很相关。
【意识流注意。】
【不打演员个人tag了】

————————————————
☆比电影更黑注意避让
☆三观未成形者注意避让
☆ooc有注意避让
☆属于意识流注意避让
☆角色死亡注意
☆剧情改动注意
☆可能又不be了
☆可能会太监注意
【究竟是①黑到所有人陪葬再囚禁哥哥呢还是②平安团圆结局呢疯狂纠结】
这是第二段故事,前篇戳首页
——————————

夜间的雾散了很多,马进没有带上灯或者火把,借着天光踩着凸石向上爬着。
船上没有灯,也没有远处的船笛作为引导,只有哄哄闹闹一波接一波的海浪声从四面八方袭来。
顺着之前被踩塌的草叶和折断的灌木走了不许久,马进在地上发现了一截断掉的彩灯带,那是小王之前戴在身上的灯,马进捡起那截破破烂烂的小灯泡,看了看山更高的地方——是一个断崖。
地上一片狼藉:散落的电线和灯泡、被踩碎的叶子和断枝。马进眼皮跳了跳,他甚至仿佛看到了马小兴惊恐无助的呼喊和阻拦已经小王扯断彩灯绳从断崖一跃而下的情景。
但是忽然耳畔似乎又响起马小兴在暗黄灯光下的轻语。
“哥,要是他疯了呢。”
马进又有些发懵,小兴他是真的料事如神看穿了小王他疯了……?
……
————————
马小兴从船舱的窗户那能看到马进离开的身影,他把栏杆握了又握,把生锈的栏杆握得悄悄地嘎吱响。他知道他哥无法离开这个岛,但是看着他不信任离去的背影还是心里有一簇无名火冒起。

他决心要留下,把他哥也留下,永远地留下。

“哥,你喜欢珊珊。”
小兴想着什么,想得入迷。
“她离过婚。她爱过别的男人。她明明拒绝过你。”
马小兴的眼就像这夜色一样,变得浑浊与危险。
“她为你做过什么,你凭什么这么喜欢她……”
马进的身影远去消失在了成片的灌木中,马小兴眼里倒映出的身影也沉入了茫茫黑暗中。
“她不配。”
是她不配,她不配哥的真心。她就是看不起哥穷。
哥,我陪着你多少年啊,凭什么中了六七万的事都不告诉我?凭什么我豁出命给你也不告诉我?
我们明明已经站在了权力的顶端,明明可以享受着这样的生活,为什么你甘愿让我们回到社会黑暗的底层就为了让那个珊珊过上那个所谓文明社会的生活?
那种名为嫉妒情绪不同于小时候看到其他小孩手拿新玩具的羡慕,那情绪来得激烈,几乎一瞬间就占据了他的心神,又化作火焰燎得马小兴的心口痛,痛的连眼泪都快下来了。
那个人的身影又出现在了簇拥的灌木杂草中,跌跌撞撞的,又像喝醉了酒,又生了一场大病。
于是这名为嫉妒的火焰又化作深藏在地底的暗河,马小兴从他哥那学会了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他要让哥,甘愿留下。

————————
马进回来了。
马进悄悄把舱门关上,即使如此,舱门也尽职尽责的发出了“吱呀——”的声音。
“哥?”马小兴的声音像幽灵一样突然出现。说着声音像幽灵一样,一是因为它轻飘飘的,二是因为这声音突然出现在马进的背后。
“小兴?你醒了?你什么时候醒的?哥正打算去外面方便一下,没想到把你给吵醒了……”马进含糊地掩饰着慌乱,把关上的门又打开,吱呀——“……”
“哥,我也要去,咱一起吧。”

马进无语的又走出去,马小兴在后面一语不发的跟着。海浪一波一波地涌上岸,马进找了个高点的礁石就开始放水。马小兴就蹲后面盯着。
大约是过了五秒左右,马进觉得身后发毛,一回头见马小兴跟一大猫似的蹲后边,跟那准备捕猎的老虎绿着眼睛甩着尾巴一样恐怖。
马进把水放完了提起裤子就往马小兴屁股上一踹。“你小子眼睛绿什么绿,不上厕所你出来干嘛。”
马小兴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拍拍灰,无辜地盯着马进:“哥,我没说要出来上厕所,我就是跟着你。”
马进又回头踹小兴,但被马小兴躲了去。“哥,你说小王他死了吗。”
马进沉默了,他很不想提到这个话题。
“不知道。”
“哥,你想回去吗。”
“不知道……你别问!”马进暴躁地想加快步伐。
马小兴却没有继续走,他拽住了即将远去的那只衣角。“哥,你能不能不要走。”

——————tbc——————

评论(12)

热度(176)